房價這麽高 為啥仍有許多人願意買房不願租房?

主持人:近十年來,中國人對房子的癡迷程度越來越上升,你覺得為什麽現在房價已經很高了,還有好多人會考慮買房子?

上海易居研究院研究總監嚴躍進:從收益率角度來講,房地產有一樣東西跟別的不一樣,房地產背後還是有些社會民生問題,比如說買房為了落戶,對吧,這個就不是收益率能解決的問題,即便房價是跌的,如果你考慮到落戶,你肯定要去做。比如說很多人跑到燕郊買房,即便燕郊哪天房價跌了,為什麽還去買,因為北京沒法落戶,可能那地方落戶容易,他為了落戶他也要去解決的,這種東西就是附加在房地產背後不是傳統的咱們講的這個東西。

另外呢,買了房以後小孩子讀書什麽的,很多東西都跟這個捆綁在一起的,然後你做貸款,做抵押等等,都是有的,所以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講,不是單純說漲不漲,跌不跌的問題了,(房價不管高低)還是有人會去買。從便利角度來講,租房是比較靈活的,從我們國家現在2016年的話,今年應該是6月份的話國家出台一個政策,叫發展租賃市場,北京市場現在也推出一些出租性公寓,越來越多的人以後會逐漸把租房作為一個解決住房問題的導向出口。從這個角度來講的話,後續大家對房地產的重視程度越來越少,過了10年可能沒法在這裏做評論,因為沒人關心房地產了,現在有人關心房地產,所以發表點言論還是有人會關心,但是過了5、6年以後,可能到了10年以後大家就租房了,租房很容易。

主持人:現在租房有個很大的問題,德國人很喜歡租房,中國人不喜歡租房子,這個房價一漲,房東覺得房價漲了,我房租是不是漲點,這個漲房子的時候非常隨意個,我漲多少就是多少,你要不願意租可以走人,我再找人過來。

嚴躍進:你說隨意是?

主持人:對租客權利沒有一個法律保護。

嚴躍進:這個定價有點不一樣,房價每天可以調,但是租金合同大概是6個月調一次的,一般是6個月調一次的,所以這個調有時候是一種個人行為,整個監管層是沒法弄的。

另外,不在於租金調多調少,他也不可能無限製調的,因為邊上有房源也是有的,他總是要看周邊,周邊不漲你漲的話本身也沒有太大導向,租房這個問題也跟買房一樣,也都是一些大城市的問題,別的小城市租房其實不難的,就是一些大城市租賃市場,人口多,等等,很多人去選擇租。當然關於價格隨意調的這個問題,接下來還是有些東西能夠解決的,因為現在老百姓租房的話都是租的是房東的房子,二手房,接下來的話像現在已經有三個城市再做了,北京、上海、成都,房企做房東,比如有十棟樓盤,有兩棟樓盤,是直接租的,以後你租就跟房企租房子,這個我認為是很多人受歡迎的,接下來的話租房不再是作為一種替代品,不是我買不起房隻能去租房子,而是我真的在這裏上班,我不可能跑到很遠回家,晚上加個班什麽,就在這裏租個房子,以後租房會越來越健康,成為跟購房市場並列的一個市場,可能十年以後租房市場上來了,購房市場少了,因為房子也越來越多了,那就變成解決租賃市場相關的問題了,比如租房能不能落戶,租房有沒有說就近入學。

主持人:附帶的一些福利。

嚴躍進:這些都會考慮,用一句話來說,以前房管局說了,房子裏麵的事是不是都應該我們房管局來管的,實際上如果別人沒法管的話,房管局還是要管,除了租住功能以外,很多東西都是要附帶,都是要解決的。

主持人:肖老師怎麽看

肖磊:在美國、歐洲這樣的國家租了房,不給你交房租,隻要合同沒到期,你就不能趕我走,你在中國試一下?很多這種東西導致了大家對租房有戒備之心,我能買還是買吧。

日本有很多人專門想做群租房,但是那個群租房非常先進,為什麽?因為他說我每天下班如果住我自己的房子,連說話的人都沒有,非常寂寞,我住這兒大家可以聊聊天,一起洗洗澡什麽的,他覺得房子已經成為一個工具了,就像手機一樣,我拿手機不是炫耀,也不是要幹什麽,我是個工具,要解決事情,中國現在把房子要麽是當成投資產品,要麽是當成身份的,沒有把它當成工具,我覺得未來你隻有把它當做一種工具才能正常,我覺得現在慢慢會走到那個階段。

——摘自《騰訊財經2017-02-15

上一篇:住房保障服務清單發布 多舉措保障“住有所居”

下一篇:新物業管理條例解讀之一:規定政府必須介入